Home 瘋新聞觀點 台灣跟法國都一樣,對無家可歸的人的政策都是…

台灣跟法國都一樣,對無家可歸的人的政策都是…

303

台北市長柯文哲 19 日參與「西區古蹟文化巡禮建走活動」,受訪時提到「萬華地區我最得意的事,艋舺公園的遊民,被我們相當程度的處理掉。其實遊民你把他洗乾淨,讓他坐在那裡,他就變成遊客你知道嗎。」好,這位施主,您是不是又施鹽拉?想當一個政治人物,說話的藝術絕對是必修課程,要知道有時候政治人物只要當個說說哥或是說說姐,很多人就會買單啦。柯施主上任兩年來,施的鹽大概比一般人吃的鹽還多,但他這段發言確實點出一個問題,政府會如何處理社會中的遊民,或者更廣義來說,所有無家可歸的人。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這幾年曾有兩位台北市議員針對萬華地區的遊民做出神奇行為與發言,先是在冬天噴水驅趕遊民,後說要把遊民都載到陽明山安置。有沒有發現,上面三種作法都是想把遊民變不見,好像看不見就沒有問題。本文在這先不評論這些做法是否正確,讓我們將目光轉移到法國,來看看前一段時間法國為何要拆掉境內最大的難民營,加萊(Calais)難民營。

加萊「叢林」難民營

加萊難民營也被稱為「叢林」,位於法國北部的加萊,是法國與英國最接近的城市,隔著多佛爾海峽,只有 34 公里的距離。這個難民營的確切人數難以估計,大約介於 6000-8000 人之間。人潮來來去去,但是來自的地方大多一樣,主要為阿富汗、厄利垂亞、蘇丹,伊拉克、敘利亞、索馬利亞這些飽受戰火侵襲的國家。至於他們來歐洲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可以獲得政治庇護。

難民聚集在這當然不是因為這裡風景多好或是空氣多麼清新,而是他們最想去的國家之一,英國,就在這短短的海峽之外。他們認為英國的工作機會比較多、相信英國的住屋和教育更好、有些人會說英語、有些人有親戚在英國,種種因素讓難民聚集於此。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到對岸的英國,只有少數獲得英國政府同意的難民可以。那其他人怎麼辦,坐著吹風嗎?當然不是,而是轉向非法的方式,那就是偷渡。加萊附近有一條長50 公里的海底隧道,有名的歐洲之星就是透過這條隧道往來英法。難民躲在列車上橫越海峽的新聞時有所見,據統計,2015 年就有 37000 名難民在隧道中被攔截,而有 31 人在偷渡過程中喪命。為了阻止難民非法偷渡,英國政府甚至要花 190 萬英鎊在隧道兩側蓋一條長一公里,高 4 公尺的圍牆,這個工程也被戲稱為加萊長城。

除了偷渡的狀況外,難民所引發的治安問題,包括暴力、搶劫、販毒、性騷擾等,讓法國人不堪其擾,因此法國政府決議在 10 24 日時,拆掉這個頗具規模的難民營。在開始拆之前,法國政府給難民兩條路,一條是留在法國,但要被送到其他安置所,另外一條則是請你拍拍屁股回你國家,有 80% 的難民選擇第一條路。在純手動進行下,拆遷與安置活動持續 10 天,11/2 正式宣告完成,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下面兩張圖。

好,不用響起背景音樂,這不是全能住宅改造王。在拆遷結束後,加萊地區再也看不到難民聚集以及難民營。為數眾多的難民被分散到法國各地的安置所,卻也招受部分反彈,許多居民對難民移居到自己的社區可能會造成治安問題而感到憂心。

或許造成遊民與難民的原因不一樣,但他們都是一群沒有固定住所、不被社會大眾接受,被視為骯髒、高犯罪風險、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在法國處理難民的例子中可以看到,只要把他們認為的惡弄到看不見,似乎問題就會自然解決,但這真的有解決嗎?早在 1999 年,在加萊難民營西邊幾公里的地方,法國政府開設了桑加特(Sangatte)難民營,結果也是在 2002 年拆除,將問題隱藏起來。結果呢,加萊難民營照樣出現,難民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到這裡,本文請大家想想,看不見真的就沒有問題了嗎?就像是大雄每次都要藏 0 分考卷一樣,不管怎麼藏,下一次還是考 0 分,看不見並不代表問題也跟著不見。在歐洲難民的議題上,國際情勢專家分析指出,如果中東和非洲地區的戰火不停歇,難民的問題就沒有解決的一天。至於這些地區的戰爭,除了因為內部族群、宗教、政治差異而引起外,西方勢力的介入更是讓戰爭打的又臭又長。近年來西方國家出現許多恐怖攻擊,部分人認為就是對西方介入戰爭的報復。或許可以說,難民的出現,這些西方國家絕對脫離不了關係,倘若只透過清除來解決眼下的問題,而不從國際情勢下手,那麼像是加萊一樣的難民營,只會永不止息的出現。

回到台灣

回到台灣的遊民議題,不論是噴水驅趕或是載到陽明山安置,都只是將問題隱藏起來的做法。難道噴一噴水、載到別的地方去,遊民就會轉職成為別的角色嗎?很顯然的一定不會,因此從社會結構中尋求幫助他們的方式才是關鍵。扣除個人因素,探討台灣社會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讓他們不得不過著餐風露宿,到處被人討厭和驅趕的生活,這才是面對遊民議題時該有的觀點。而不是抱持著看不見就沒問題的想法,因為問題只是換個位置,但依然存在。